故乡的小木屋、筷子、一缸清水,
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,许许多多告别,
被你照耀。

今天我什么也不说,
让别人去说,
让遥远的江上船夫去说。

有一盏灯,
是河流幽幽的眼睛,闪亮着,
这盏灯今天睡在我的屋子里。

过完了这个月,我们打开门,
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,
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。

1984.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