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只鸟在晚上鸣叫,
认不出是什么鸟。
当我从泉边取水回来,
走过满是石头的牧场,
我站得那么静,
头上的天空和水桶里的天空一样静。

多少年过去,
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,
有的人已谢世,
而我站在远方,
夜那么静。

我终于肯定,
我最怀念的,
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东西,
而是鸟鸣时的那种宁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