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吩咐仆人将我的马从圈里牵出来,他没听懂我的话。我自己来到马圈,给我的马备好鞍具,然后跨了上去。我听见远处有吹小号的声音,我问仆人这意味着什么。他不知道,他什么也没听到。在大门口他挡住我问道:"你这是去哪儿,先生?"

"我不知道,只要离开这里,只要离开这里,不停地离开这里,只有这样,我才能到达我的目的地。"我说。

"那你知道你的目的地啦?"他问。

"知道,"我回答说,"我说过:离开这里,这就是我的目的地。"

"你没带干粮。"他说。

"我不需要,"我说,"旅程是那么漫长,如果在路上什么也得不到,那我必定饿死无疑。干粮救不了我的命。幸亏这是一趟确实不同寻常的旅行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