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久了,许久了,那袅袅的炊烟,不曾再见。牧童的河岸,已被庄稼填满。那含着清香的白草皮,已被风尘吹干。

躺在斜坡上,仰望着天空,那天色已没有了童幻。西落的晚霞,虚演着往昔的灿烂。亲手种植的白扬树,枯瘦的枝仰望着苍天。

妈妈的呼唤,缺少了年少时的清甜。陪伴我的小伙伴,早已五零四散。信手摘一节柳枝,再也吹不出当年的呐喊。是谁让我心中想念,年少时妈妈燃烧的炊烟。

我的目光混盹,故乡的身影逐渐惨淡。我不忍离去,再看最后一眼。那故乡的炊烟,仍然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