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走来,断断续续走来,
洁净的脚印,
沾满清凉的露水。

她有些忧郁。
望望用泥草筑起的房屋,望望父亲,
她用双手分开黑发。

一支野樱花斜插着默默无语,
另一支送给了谁,却从没人问起。

春天是风,秋天是月亮。
在我感觉到时,她已去了另一个地方,
那里雨后的篱笆象一条蓝色的小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