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,
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,或曾经落下,
下雨,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。

谁听见雨落下,谁就回想起,
那个时候,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,
一朵叫玫瑰的花,
和它奇妙的,鲜红的色彩。

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,
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,
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,
洗亮架上的黑葡萄。

潮湿的幕色,
带给我一个声音,我渴望的声音,
我的父亲回来了,他没有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