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年纪很轻,
不用向谁告别,有点感伤,
我让自己静静地坐了一会儿。

然后我出发,
背上黄挎包,装有一本本薄薄的诗集,
书名是一个僻静的小站名。

小站到了,
一盏灯淡得亲切。
大家在熟睡,
这样我是唯一的人,拥有这声车鸣。
它在深山散开,
唤醒一两位敏感的山民,
并得到隐约的回声。

不用问,我们已相识,
对话中成为真挚的朋友。
向你们诉愿,
是自自然然的事。

我要到草原去,
去晒黑自己,
晒黑日记蓝色的封皮。

去吧,朋友,
那片美丽的牧场属于你,
朋友,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