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在早上,碰落的第一滴露水,
肯定和你的爱人有关。

你在中午饮马,
在一枝青桠下稍立片刻,
也和她有关。

你在暮色中,
坐在屋子里不动,
也是与她有关,
你不要不承认。

巨日消隐,泥沙相合,狂风奔起,
那雨天雨地哭得有情有义,
而爱情房屋温情地坐着,
遮蔽母亲也遮蔽孩子,
遮蔽你也遮蔽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