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早先少年时,
大家诚诚恳恳,
说一句,是一句。

清早上火车站,
长街黑暗无行人,
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。

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
车,马,邮件都慢,
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从前的锁也好看,
钥匙精美有样子,
你锁了,人家就懂了。